作者文章:袁智聰
【選擇性失聰】關於洗腦:將音樂植入在我們的腦海裡 | 專欄
何謂洗腦音樂?那即是有些音樂聽得纏繞不散,不時會在腦海裡「重播」,但不同古語所云的「繞樑三日」,是沒有那種回味無窮的美妙。反之稱得上洗腦的,總覺得有點難纏。而洗腦音樂,也可以分開兩個個案來說。
Angélique Kidjo 非洲音樂女性傅奇
我在文化中心音樂廳看過不同類型的音樂演出,過往的卻並沒有一次像兩年前Angélique Kidjo般,釋放出如此的自由音樂氣氛。
那些年,Youssou NDour讓我們認識到mbalax這門非洲樂派
想當年,我們認識到Youssou NDour這位獨當一面的非洲音樂家,誠然要多得英倫藝術搖滾傳奇Peter Gabriel的引薦,讓他走上國際性的層面、把他介紹給西方樂迷認識,將其源自塞內加爾共和國的mbalax音樂流派發揚光大。
【選擇性失聰】關於記憶 音樂在心中|專欄
每個人在腦海裡,都有一台自家的音樂播放器。能夠存放幾多音樂,就視乎你擁有幾多記憶體,即是你有幾好記性。如果你是音樂家/樂手的話,固然會比一般人記得更多、對音樂的記憶力更強。
非洲音樂如何影響著白人音樂 即聽《It Began in Africa》歌單
非洲尼日利亞傳奇音樂人Fela Kuti,他一手把非洲音樂節奏發揚光大、開創Afrobeat這個音樂流派的先河,好讓非洲音樂的精髓與薰陶散播開去。而自上世紀70年代以降,不少歐美音樂人,都朝向著非洲音樂取經...
Angélique Kidjo 非洲音樂女性傅奇
大扺這是我在香港文化中心的音樂廳所看過最令人難忘的音樂節目體驗:在表演者的呼籲下,本來規規矩矩地安坐在座椅上的樂迷,不但站起來隨著音樂節奏扭動身軀舞動起來,甚至不少觀眾更得以離座並走上音樂廳舞台上伴隨著樂手們起舞。當年我的形容,是在文化中心音樂廳難得一見的「奇景」。 我所說,是西非洲貝寧著名女歌唱家Angélique Kidjo兩年前為「世界文化藝術節」所帶來的首次訪港演出。 仍記得當晚在音樂會尾聲,她說過她會再來香港表演。Angélique果然沒有食言,今年她再度來港爲本屆「世界文化藝術節」表演。
【選擇性失聰】關於行山 我聽的是寧靜|專欄
大家知道我是行山愛好者(現在好像被喚作山系男),而我又是我所謂的樂評人,人們眼中我就是音樂不離身、no music no life的傢伙。於是乎,多年來我被問得最多的一條問題,就是:「你行山聽咩音樂?」可是,我的回答卻也許會叫人......
那些年,Youssou NDour讓我們認識到mbalax這門非洲樂派
過去的星期五、六、日,來自西非洲塞內加爾首都達喀爾傳奇歌唱家Youssou NDour聯同樂團The Super Étoile de Dakar為「世界文化藝術節」在香港文化中心舉行了一連三場音樂會,再次為他帶來高度評價,看到樂迷在社交網絡平台上回味無窮地分享大表興奮的音樂會後感,彷彿感受到一股非洲音樂狂熱襲港。 想當年,我們認識到Youssou NDour這位獨當一面的非洲音樂家,誠然要多得英倫藝術搖滾傳奇Peter Gabriel的引薦,讓他走上國際性的層面、把他介紹給西方樂迷認識,將其源自塞內加爾共和國的mbalax音樂流派發揚光大。所說的都已經20多30年前的事吧。 何謂mbalax呢?那即是塞內加爾本土的非洲鼓樂sabar,跟西方的爵士樂、拉丁音樂、騷靈、搖滾所糅合而成的world fusion與Congolese-pop樂派,一門屬於非洲塞內加爾的urban African music,衍生於70年代末(然後mbalax也演進到涉獵hip hop、R&B等當代聲音)。而Youssou NDour正是屬於塞內加爾mbalax先鋒樂團Étoile de Dakar的一員,也是團中最知名的一員、地位最舉足輕重的非洲音樂傳奇。 受到一股非洲音樂狂熱襲港。
【選擇性失聰】關於顏色膠唱片 我只有隨緣|專欄
誠然,我個人並不是太好色——色,是指顏色膠唱片的色。「色不異空,空不異色,色即是空,空即是色」,明明是人們口中的黑膠唱片,為何顏色膠特別吃香? Vinyl,我們都喚作黑膠唱片,傳統是用黑色膠來壓製而成。而顏色膠
【當年今日】David Bowie「柏林三部曲」核心專輯《Heroes》面世
40年前的今天——1977年10月14日,已故英倫搖滾變色龍David Bowie的傳奇性專輯《Heroes》(官方寫法是《''Heroes''》)面世,當年唱片公司RCA的宣傳標題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