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班荆道故】滄海遺珠⎯⎯在現代重生的靈魂音樂舊唱片|專欄
有時候我會為生於當代而感到幸運,純粹因為我們能隨心、隨意、隨時地聽音樂。 當代音樂發展了百多年,時間不算長,但極具深度。一種所謂的音樂風格能夠「被成形」,不只是因為某某樂隊或權威樂評「說了就算」,還要有夠多的人因為受到前人的影響及啓發
【選擇性失聰】關於同輩樂手的逝世:Dolores O’Riordan
今日我這個專欄,本已構思好寫一篇關於死亡的文章(由英國殿堂級重金屬搖滾樂隊Motörhead的創團成員在近年相繼逝世說起),打算在今早動筆。誰知今朝看到The Cranberries女主將Dolores O'Riordan在在酒店房間猝逝。
【五音筆存】Get Creepy:從樂理看〈Creep〉抄襲事件
一般人都會覺得兩首歌風格上、配器上、音色上有相似的地方。Lana Del Rey即使贏得到官司,亦未必能擺脫Lana Del Reydiohead這個稱號。
【專訪】The Pains of Being Pure at Heart:無痛失心
The Pains of Being Pure at Heart的陣容早已不同日而語,問到Kip最懷緬樂隊早年歲月的美好東西,他也不其然地提到Peggy Wang這位華人前隊友(她的父母是台灣人)
【選擇性失聰】關於大衛:願寶兒與我們同在 也與你的心靈同在
一晃眼便已兩個年頭,今天是David Bowie的逝世兩週年——2016年1月10日晴天霹靂地傳來了這位英國搖滾變色龍病逝之噩耗,忘不了當時我們都為之震驚不已而又難以置信。一下子,沒法接受他撤手人寰的消息,無法接受一
【專訪 Massive Attack 2】23條立法、雨傘運動、愛國及寄語香港
身在圍城之內,聽著Massive Attack的3D帶著豐沛濃郁的感情,講述我城的人和事,是一種詭異的體驗。
【選擇性失聰】關於勁band們:可以super jam嗎?
咁多支結他一起出來,除了好疊馬,好英雄主義外,合體之後真的更強勁?來一個歷年super band jam回顧。
【專訪 Massive Attack (1)】不談音樂談脫歐、特朗普、社交媒體
11月那星期六早上,於新蒲崗某個尋常不過的錄音室裡面,坐著近年被盛傳為英國傳奇塗鴉大師Banksy真身的Massive Attack主音3D,真摯地分享自己對這個荒誕世界的看法,誠懇地向我描述那些讓人患得患失的回憶......
酒精中毒跨年專用歌單(一人份) | 專欄
沒有朋友要跟你倒數嗎?不要怕,只要有酒精和這張歌單你也可以跨一個精彩的年!當然,喝醉亂發訊息我可管不了。來!蓋一張厚厚的棉被,煮一鍋香料酒,除夕晚上11時37分開始放這張歌單就對了。 注:建議大家把歌買起來,或者用沒有廣告的串流服務,
【港音監聽室】香港的樂壇頒獎典禮能夠受世界認可嗎?|專欄
近年香港最有影響力的音樂獎項,似乎就只餘下《叱咤樂壇流行榜頒獎典禮》,其他獎項如《十大中文金曲》音樂取向保守十年如一日、《勁歌金曲頒獎典禮》總要維護自己人、《新城勁爆頒獎禮》繼續分豬肉,而業內票選的《CASH 金帆音樂獎》則設奇怪的獎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