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靖聽音樂】韓國獨立音樂生態給我的啟示|專欄
最近多次到韓國作不同的探訪和音樂節演出後,開始明白他們文化娛樂工業的發達絕不是偶然的事情。他們政府投放在推廣和助長樂隊和音樂人的資源大得嚇人,而且視野都是國際化的。
【選擇性失聰】關於洗腦:將音樂植入在我們的腦海裡 | 專欄
何謂洗腦音樂?那即是有些音樂聽得纏繞不散,不時會在腦海裡「重播」,但不同古語所云的「繞樑三日」,是沒有那種回味無窮的美妙。反之稱得上洗腦的,總覺得有點難纏。而洗腦音樂,也可以分開兩個個案來說。
【港音監聽室】《Don't Text Him》碟評:Serrini 變了 | 專欄
從以往騎呢小清新,變成將最陰暗一面宣之於世。
【選擇性失聰】關於記憶 音樂在心中|專欄
每個人在腦海裡,都有一台自家的音樂播放器。能夠存放幾多音樂,就視乎你擁有幾多記憶體,即是你有幾好記性。如果你是音樂家/樂手的話,固然會比一般人記得更多、對音樂的記憶力更強。
【班荆道故】把藍調音樂帶進監獄 (2) | 專欄
在鄉村、藍調、騷靈、搖滾以及民謠音樂的歷史及文化中,「監獄」可算是其中一個經常出現的主題。這不是一個很多人有機會經歷或產生共鳴的話題。 偶爾能夠在電視機上看到與監獄生活相關的紀錄劇集(例如《國家地理頻道》的《越獄大逃亡》,一套講述越獄
【班荆道故】把藍調音樂帶進監獄 (1) | 專欄
在鄉村、藍調、騷靈、搖滾以及民謠音樂的歷史及文化中,「監獄」可算是其中一個經常出現的主題。這不是一個很多人有機會經歷或產生共鳴的話題。 偶爾能夠在電視機上看到與監獄生活相關的紀錄劇集(例如《國家地理頻道》的《越獄大逃亡》,一套講述越獄
【選擇性失聰】關於行山 我聽的是寧靜|專欄
大家知道我是行山愛好者(現在好像被喚作山系男),而我又是我所謂的樂評人,人們眼中我就是音樂不離身、no music no life的傢伙。於是乎,多年來我被問得最多的一條問題,就是:「你行山聽咩音樂?」可是,我的回答卻也許會叫人......
【選擇性失聰】關於顏色膠唱片 我只有隨緣|專欄
誠然,我個人並不是太好色——色,是指顏色膠唱片的色。「色不異空,空不異色,色即是空,空即是色」,明明是人們口中的黑膠唱片,為何顏色膠特別吃香? Vinyl,我們都喚作黑膠唱片,傳統是用黑色膠來壓製而成。而顏色膠
【選擇性失聰】關於音樂 代溝與斷層是在所難免|專欄
身為音樂媒體工作者,隨著時間巨輪的不停前進,總不能以固有的一套方式來跟大家溝通。
【界限佳話5】海藻球的飼養方法
音樂節那邊約了我星期三到上環的談談未來的工作模式內容芸芸,這也正好,讓工作來麻醉自己吧,這才是成年人該有的生活態度。在這家公司工作原來都已經五年了,有時候我都忘了香港沒有音樂節的日子。那像現在如此多姿多彩,草民呀、自由野呀、那個週末呀和他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