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選擇性失聰】關於音樂雜誌:紙媒與網媒是不同的閱讀方式
無可否認我們已習慣了閱讀音樂網媒:快捷方便、唾手可得,免費;談到甚麼音樂、有甚麼音樂推介,只要點擊一下便能即時聽到。閱讀紙媒音樂雜誌,很多時造就了樂迷邂逅到自己音樂口味以外的聲音之良機;但相反,現在只會來來去去派給你聽某類似的那堆...
【港音監聽室】Sónar Hong Kong 聽咩好?臨場賽事分析 |專欄
音樂節最令人苦惱的,是當許多出色的音樂單位同時進行演出時,近乎是難以選擇去那一個,假如你選擇走場,少不免會東不成、西不就,錯過了演出精彩的部分。所以去音樂節前最好先定下一個目標,決定那個音樂單位是必聽的,這是我在Sónar 的個人清單。
【選擇性失聰】關於NME:當年Melody Maker停刊更叫我震驚
上個星期,歷史悠久的英國音樂週報《NME》宣布停止紙媒出版形式,只會繼續以網上版經營下去,大家可能以為我這些老鬼,曾是《NME》的老讀者又曾出版過紙媒音樂雜誌的「過來人」,一定會感觸萬分。然而我真的沒有甚麼感觸,只有覺得「是時候了」。
Pink Floyd的《The Dark Side Of The Moon》如何驚世駭俗45年?
45年來,《The Dark Side Of The Moon》為Pink Floyd締造了無與倫比的藝術及商業成就。封面的三稜鏡與色譜、連貫性鋪排的概念專輯形式、無懈可擊的起承轉合、立體的聲效等,造就了這張無人不曉的宇宙級的搖滾鉅著。
【選擇性失聰】關於懷舊:shoegaze就是我的golden oldies?
90年代初的獨立音樂一定是我的good old days。但無論那時shoegaze抑或grunge rock,如當我重溫時,卻沒有甚麼golden oldies的懷舊感覺。
【港音監聽室】今年香港音樂場景值得期待的「地方」|專欄
租金、空間用途、聽眾數目等,均阻擋了許多草根及自發空間存在的可能性。然而這並不能讓音樂人停下來,在無遠弗屆的網路平台下,音樂人總有辦法繼續讓音樂發生。以下收集了一些2018年讓大家值得留意和期待的「地方」。
【班荆道故】多來一張靈魂音樂舊唱片|專欄
The Chambers Brothers的演繹,藍調常見的重型拖曳節奏被悄悄拿走, 主唱那又肥又圓的人聲,把歌詞以近乎完美的方式演繹出來,搖搖擺擺穿插著Lester Chambers令人驚艷的口琴fills,像是一種土味濃郁的靈魂音樂。
【專訪Massive Attack 4】這絕非 Banksy 決定投身塗鴉藝術的故事
雖然明知不能問,多番旁敲側擊也是徙勞無功,作者最後以「奇點(Singularity)」話題把神秘的面紗輕輕吹起了,為Robert "3D" Del Naja 是否 Bansky的謎團留下了一點線索。
【選擇性失聰】關於HMV:你記得他們在香港曾喚作「音樂無限」?
早年香港HMV有個中文名,喚作「音樂無限」。崇洋又媚外的我,當然覺得這名字是有點多此一舉。然而經過20多年之後,唱片銷售業早已告訴了大家:音樂是有限的。而其logo的狗仔,也由「聽唱機」變成做維園元宵「賣熱狗」...
【專訪Massive Attack 3】避談塗鴉 大談加密貨幣、區塊鏈、AI
當3D提出音樂人應該使用Block Chain從音樂串流服務商中取回主導權的主張時,我開玩笑地說他的下一個巡迴演出或下一張專輯合約應該以Bitcoin 付款,3D突然眼前一亮,對我說:其實我正在設計一個Graffiti Co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