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界限佳話4】她說過要帶我到柏林的咖啡館抽大麻
//我和她之間的那“Something”,大概就是Hope Sandoval跟Kurt Vile合唱的〈Let Me Get There〉吧…的確,她有說過要帶我到柏林的咖啡館抽大麻;我也說過我們可以一起看《花樣年華》... //
【界限佳話(3)】從花墟走到大南街|專欄
//那些日子房間裡還沒有裝上窗簾,你們毫不在意的在對面那排大廈的住戶舞蹈教室拳館等數百人面前,日復日的聽歌刷牙看書摺衫執房撚貓賴床打鬧,夜復夜的做愛撫摸磨擦身體吵架和好抽大麻跳舞除衫緊緊擁抱入睡 ...
【班荆道故】Lightnin' Hopkins 與他嘮嘮叨叨的藍調
如果藍調的內容是詩,它會挺像是高小學生所寫的詩。
【界限佳話(2)】京葉線上,我想起了那個在迪士尼嗑了LSD的雨天
【界限佳話(2)】因著在音樂節工作之便,跟老闆要了兩張東京Summer Sonic 2016的門票,但星期六的演出名單...
【靖聽音樂】香港有沒有結他英雄? | 專欄
講guitar hero可能會想起Jimi Hendrix、Steve Vai、Jimmy Page、Jeff Beck、Slash、Jack White、Joe Bonamassa、Dan Auerbach等。香港又有無自己的結他英雄呢?
【界限佳話(1)】關於通頂、鼠尾草、Desire Lines | 專欄
【界限佳話】由2017年起開始寫嘅日常紀錄,由於早期執筆場所主要位於太子界限街嘅本地酒吧bound故命名為《界限佳話》以茲紀念,內容具非線性連續性,或多或少關音樂事。
【廢Ching聽啲乜】每隊樂隊創作都會成長改變 觸執毛的進化
觸執毛沒有廣東話的作品,但卻是香港其中一隊最有代表性的獨立樂隊,到底他們的魅力是什麼?
【廢Ching聽啲乜】Dear Jane五首唔啱唱K 嘅punk歌|專欄
你對Dear Jane的印象可能會是偏「K歌」的流行曲如〈不許你注定一人〉,但我對他們的最初認識是由他們pop punk 時代開始。現時他們的作品曲風已經不盡相同,但在我心目中印象最深始終是初接觸〈戰狼三國〉和〈男兒當打交〉等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