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耳性
我希望未來的獨立樂隊能帶來多些幽默感 - The Pancakes
誰說獨立音樂一定要是熱血band sound、追夢、人生夢一場革命至終老?低低能能、簡簡單單、傻氣玩味也是一股超強的創造力。
Hardcore和Punk是關乎其歌詞與信息-荔枝王
敢唱敢言,令 King Ly Chee 成為一支有態度的獨立樂隊。2000 年,他們在《MCB 音樂殖民地雙週刊》的專訪中說過:「Hardcore 和 Punk 不獨只有音樂,而是關乎其歌詞與信息、關乎他們所說的東西。」
玩得樂隊總會有點赤子之心 - Virus
玩得樂隊總會有點赤子之心,只是人長大了,思維也變得冷靜。
我藉音樂,來反抗建制 - 阿P @ my little airport
長毛梁國雄議員宣佈參選特首,代表民主派反建制。不在政治圈內的獨立音樂人,又如何對抗建制?My Little Airport (下稱MLA)的主腦阿P在2009年《經濟日報》的訪問中說過:「我藉音樂,來反抗建制。」
講粗口也是一種表態方式 - MC仁 @ LMF
當歌詞遇上粗口,就會被媒體無限放大,變得十惡不赦。
我們沒必要刻意改變 - at17
2017年,at17終於重組!大家也很好奇,當年拿著結他唱〈女扮男生〉、〈三分鐘後〉、〈馬雅民歌〉的林二汶 Eman Lam與盧凱彤 Ellen Loo,相隔七年後再重聚,到底會變成怎樣。
無Friend就無Band - 結他手 MikeOrange @觸執毛
夾band首先要夾人!相信好多band友都會認同,若然大家都唔friend,繼續夾band又有咩意思呢?
成功感是來自玩好音樂本身 - Edmund @ ….HUH!?
在台上夾band,就想型,就想有歡呼聲! 然而,寫好一首歌的快樂,總比這些虛榮來得更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