耳渦
【場做場有】藝穗會:曾幾何時見證著香港獨立音樂發展
那些年,要辦較具規模的獨立樂隊音樂會,會選擇有「搖滾聖地」之稱的高山劇場;然而若要容納100名觀眾以下的細規模表演空間,藝穗會的劇場便是個相當合適的地方。
【專訪】The Pains of Being Pure at Heart:無痛失心
The Pains of Being Pure at Heart的陣容早已不同日而語,問到Kip最懷緬樂隊早年歲月的美好東西,他也不其然地提到Peggy Wang這位華人前隊友(她的父母是台灣人)
【專訪 Massive Attack 2】23條立法、雨傘運動、愛國及寄語香港
身在圍城之內,聽著Massive Attack的3D帶著豐沛濃郁的感情,講述我城的人和事,是一種詭異的體驗。
變色龍之談:曼城後崩傳奇The Chameleons主將Mark Burgess
聽了The Chameleons都有30多年,過去從沒想過他們會有來香港演出的一天。現在即使只餘下Mark Burgess一位原裝成員的,但「變色龍」也真的要來了。而在他來港前夕,我亦接觸到這位現年57歲的曼城post-punk傳奇人物。
【專訪 Massive Attack (1)】不談音樂談脫歐、特朗普、社交媒體
11月那星期六早上,於新蒲崗某個尋常不過的錄音室裡面,坐著近年被盛傳為英國傳奇塗鴉大師Banksy真身的Massive Attack主音3D,真摯地分享自己對這個荒誕世界的看法,誠懇地向我描述那些讓人患得患失的回憶......
林阿P親述,my little airport唱片封面上的素人是誰?
用素人當唱片封面,實在有它的風險。特別是一隊初出茅廬的樂團,隨時令憑唱片初接觸樂團的人產生誤解。my little airport(MLA)的唱片封面,從一開始就是各個素人女子(除了《只因當時太緊張》出現的唯一一位男子)肖像,13年來混淆過
Massive Attack演出為何「出現」黃之鋒、鄧麗欣、傘運logo?
參與視覺設計的香港影像工作者作解讀。
【專訪】自由快樂無幫派 成都嘻哈組合Higher Brothers
成都嘻哈組合海爾兄弟Higher Brothers這隊以地道方言饒舌闖出名堂的組合,竟能令香港觀眾會興奮地齊心高呼「Made in China」,這得歸功於各懷絕技的四名成員,主腦馬思唯甚麼風格都能駕馭。
【Temples 專訪】憑實力獲Noel Gallagher高度讚揚 懶理一星樂評
英國新迷幻樂隊Temples能於短時間冒起,除了他們的音樂有種能帶你上太空的魔力外,吸引前Oasis結他手兼主唱Noel Gallagher高度表揚也應記一功。
演出常有樂迷求婚,「懷孕搖滾」團落日飛車讓你在光棍節前夕戀愛
是讓耳朵戀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