耳渦
【Hello Nico・下】 以編曲為創作主導 主唱作詞充滿挑戰?
去年,Hello Nico 入圍了第27屆金曲獎的最佳新人獎。宣布入圍當日,台灣的媒體問這隊獨立樂團的入圍感受,他們的第一個感受竟是:「繼續編曲就好。」為何不是「繼續寫歌」?結他手李詠恩說,他們的創作過程總是「先做編曲,再作曲詞」。
【Hello Nico・上】對長期演出與創作感到疲倦:我們也會麻木
連同今年11月的《Clockenflap 2017》,台灣樂團Hello Nico 成軍四年間,已經來過香港表演六次。本以為他們對香港也有一定認識,想不到問他們對香港有什麼印象時,想了又想也只是說得出:「跟台北的樂迷有點像吧,都是安靜的。」
Jasmine x Tomii:人生甜苦,期望落差,從來不平衡
看場畫展,有會放背景音樂的;樂隊表演,把映象投射到台上也常見,這些「背景音樂」或「表演映象」雖為展演昇華,但往往被視為綠葉,不及主角搶眼/搶耳。 然而,在視覺藝術家Jasmine Cheung(張嘉敏)與獨立唱作人Tomii Chan
Busking變夾band 永不接來電的「低頭族」樂隊 未能接通
成軍兩年多,每次表演前、練習前,或有急事的時候,香港樂隊「未能接通 Call Back ASAP」的主唱Hinry 打電話給自己的成員也是未能接通。。。
【前戲不嫌長】銷聲匿跡11年,粉紅A到底去哪裡了?
這隊以歌詞表面正經,卻暗藏各種曖昧、玩味隱喻的粉紅A,11年來未曾公開演出突然宣布參演《Clockenflap》音樂節,令一眾獨立音樂樂迷興奮不已!究竟的是哪門興趣,令他們放下了音樂好幾年?
享受不安穩 陳蕾視香港為拼搏的地方
2009年,當時18歲的陳蕾,還未畢業便隻身從廣州走到香港,參加還未被「殺台」的亞視舉辦的歌唱選秀節目《亞洲星光大道》。那是她為夢想第一次的「出走」。
搖滾紋身爸爸 X 長髮教師 Nic Tse:小朋友只覺有趣
Nic Tse 是紋身店「美華刺青」的老闆, 是現任兩隊本地獨立樂隊的成員,也是兩位小孩的爸爸。身兼多職固然繁忙,但作為父親,必定是「子女優先」,紋身或音樂這些興趣也要靠邊站。
【Hardcore爸爸】Riz台上咆哮台下教書 拒絕傳統教育 任女兒玩
在前荔枝王主唱/現Dagger主唱兼結他手Riz Farooqi家中,唱片櫃大多被hardcore唱片佔據,但訪問當下,唱盤卻播放流行歌手Adele的專輯《19》。這是Riz 5歲女兒Sofia的音樂之選,雖然Sofia曾數次步上爸爸的表演
Emptybottles.不做空心花瓶 誠實談談新EP和indie圈
即使成團已逾三年、也將於八月推出第二張EP,樂隊Emptybottles.仍經常被問,「怎麼你們沒低音結他手?」「其實我們三人已經完整,演出時有兩隻bass amp,我的結他也補充了低音結他的部分,不需要勉強而來。」主音兼結他手Lok說,何
【母帶處理師】楊我華用一對全新的耳朵 為唱片守尾門
走進楊我華的音樂工作室,除了給兒子的玩具、一大堆舊式日版黑膠唱片,就是大大小小的音響器材。從事音響設計、唱片製作、聲學設計及工程超過25年,許多本地獨立音樂圈的人都十分尊敬楊我華,每逢制作新唱片也會找他做母帶處理(Master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