耳渦
再世華荷:The Dandy Warhols專訪
20多年前,我認識到The Dandy Warhols這隊來自美國俄勒岡州波特蘭獨立搖滾樂隊,對於他們那個幽了已故普普藝術大師Andy Warhol一默的樂隊名字,我發出了會心微笑。也許就是因為這個玩味的樂隊名字,抑或他們早年的唱片封面看來
我們不是工作狂,更喜歡在睡房錄音——專訪俄羅斯後崩團Motorama
「專業人士和昂貴設備不是我們的作風吧,我們不需要。」
專訪丹麥樂隊Mew:二元不對立
談起丹麥國寶級搖滾樂隊Mew,我們都曾被《Frengers》驚豔,視〈Comforting Sounds〉為心靈雞湯,並從中吸取一絲北歐靈氣。20年的歷練,他們早就走出發源地哥本哈根,或許成了走得最遠的丹麥樂隊,才會在《+ -》巡演期間靈感
專訪DIIV主腦Zachary Cole Smith:我只能寫我不完美的人生
「對於巡演我很興奮,但該期待些甚麼...我真的不知道。」
【感傷唱片行】創辦人游璨賓 從卡式帶中尋找成長回憶
台灣卡帶專賣概念店「感傷唱片行」,在銅鑼灣利園開設快閃店,即將於8月31日結束。我們訪問了創辦人游璨賓,談談他如何與卡式帶的重遇,回看自己的人生,回想自己的成長歲月。
【耳渦】踩入《本地薑週末》的鬼佬臉孔香港人
標榜「只屬本地樂隊」的夏日大型音樂節《本地薑週末2017》,今年首次有兩隊由白皮膚、金髮、藍眼珠、常被人稱為「鬼佬」,「非土生土長」卻擁有香港永久性居民身份證的香港人作主導的樂隊:DP與Dr.Eggs的演出。
Minimal:M30再生
今年《wow and flutter The Weekend》我再度為九龍台擔任策展人。回到2月間,我們首次進行關於本屆表演陣容的會議,當日康家俊對我說:「亞里安講過他計劃今年會進行Minimal的30週年復合活動,你的九龍台可以找他們演出
【Hello Nico・下】 以編曲為創作主導 主唱作詞充滿挑戰?
去年,Hello Nico 入圍了第27屆金曲獎的最佳新人獎。宣布入圍當日,台灣的媒體問這隊獨立樂團的入圍感受,他們的第一個感受竟是:「繼續編曲就好。」為何不是「繼續寫歌」?結他手李詠恩說,他們的創作過程總是「先做編曲,再作曲詞」。
【Hello Nico・上】對長期演出與創作感到疲倦:我們也會麻木
連同今年11月的《Clockenflap 2017》,台灣樂團Hello Nico 成軍四年間,已經來過香港表演六次。本以為他們對香港也有一定認識,想不到問他們對香港有什麼印象時,想了又想也只是說得出:「跟台北的樂迷有點像吧,都是安靜的。」
Jasmine x Tomii:人生甜苦,期望落差,從來不平衡
看場畫展,有會放背景音樂的;樂隊表演,把映象投射到台上也常見,這些「背景音樂」或「表演映象」雖為展演昇華,但往往被視為綠葉,不及主角搶眼/搶耳。 然而,在視覺藝術家Jasmine Cheung(張嘉敏)與獨立唱作人Tomii Ch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