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 Hall:曾幾何時是香港最炙手可熱的外國樂隊表演場地

說起位於九龍塘香港浸會大學內AC Hall(Academic Community Hall),即大學會堂(前稱大專會堂),大家只會想到一個規規矩矩、要坐定定欣賞的表演場地。譬如我在近年踏足AC Hall,主要都是去看JWLS(Jazz World Live Series)所舉辦Herbie Hancock、Pat Metheny、Chick Corea等殿堂級爵士樂大師的音樂會。

對於新一代的樂迷心目中,別說是甚麼獨立音樂吧,就連搖滾,也跟AC Hall這個表演場地扯不上關係。

然而大家卻有需要知道,在30多年前,AC Hall曾是外國樂隊登陸香港舉行音樂會的主要中型表演場館,是那些年的「搖滾聖地」——上世紀80年代初葉,從The Clash、Siouxsie & The Banshees、Japan、Culture Club、Depeche Mode等punk rock / post-punk / new wave / new romantic / synth-pop世代的英國新生代樂隊,到作單飛發展的殿堂級搖滾天團主唱如Ian Gillan(Deep Purple)、Robert Plant(Led Zeppelin),抑或日本的Logic System、Bow Wow,他們都在AC Hall帶來過其香港場音樂會。

今年是AC Hall啓用的40週年。而在去年,浸會大學亦公佈了「10年策略計劃」,將會分階段重建善衡校園(舊校),包括會把AC Hall拆卸重建。這個歷史悠久的表演場地、曇花一現的「搖滾聖地」,也將會成為歷史塵跡。

曇花一現的「搖滾聖地」

AC Hall在1978年5月正式啓用,堂座及樓座共可容納1,346位觀眾。早年有不少流行歌星都在這裡舉行演唱會,但何以會發展成為曾幾何時的「搖滾聖地」呢?

有"Slowhand"之稱的英國藍調搖滾結他手/唱作人Eric Clapton在1979年11月首度來港演出,大抵是首個在AC Hall舉行的搖滾音樂會。到了1980年11月,本地搖滾音樂週報《音樂一週》的製作公司Happy Sound Ltd在AC Hall舉辦了英國glam rock / hard rock樂隊Girl的香港場音樂會,《音樂一週》創辦人Sam Jor憶述:「我們是其中一個早在這裡做rock concert的主辦單位,而且還要是一隊重型搖滾樂隊,租場時場地方面也嚇了一跳。」然後在1981年,「基素娛樂」(Jesu International Entertainment)先後在AC Hall帶來了英國hard rock老祖Deep Purple的主唱Ian Gillan及英國new wave名團The Boomtown Rats的音樂會,AC Hall便開始愈來愈搖滾起來。

1982與1983年,是AC Hall的外國樂團演出之輝煌時期。1982年的外國樂隊/樂手的音樂會有英國punk rock先鋒The Clash、有Y.M.O.(Yellow Magic Orchestra)第四成員之稱的日本電子音樂先鋒松武秀樹化身的Logic System、英國未來派new romantic樂隊Classix Nouveaux、美國jazz fusion結他手Lee Ritenour、以David Sylvian為首的英國new romantic / art rock樂團Japan(連開兩場);1983年有以Boy George為首的英國new romantic名團Culture Club(連開兩場)、英國synth-pop新貴Depeche Mode、南美樂風的英國new wave樂隊Modern Romance(暖場樂隊是劉以達的「東方電子樂團」O.E.O.)。到了1984年再有英國heavy rock教祖樂隊Led Zeppelin主唱Robert Plant以及new wave樂隊The Pretenders。

The Clash在1982年於AC Hall的演出早有live bootleg流通。

Ian Gillan在AC Hall的演出。(圖片來源:阿鼓)
Ian Gillan在AC Hall的演出。(圖片來源:阿鼓)
The Boomtown Rats的香港音樂會門票。(圖片來源:阿鼓)
The Boomtown Rats的香港音樂會門票。(圖片來源:阿鼓)
Siouxsie & The Banshees主唱Siouxsie Sioux在AC Hall後台與樂迷合照,右二男生是圖片提供者阿鼓。(圖片來源:阿鼓)
Siouxsie & The Banshees主唱Siouxsie Sioux在AC Hall後台與樂迷合照,右二男生是圖片提供者阿鼓。(圖片來源:阿鼓)
Classix Nouveaux的香港音樂會海報。(圖片來源:音樂一週)
Classix Nouveaux的香港音樂會海報。(圖片來源:音樂一週)
Japan的香港音樂會其中一款海報。(圖片來源:音樂一週)
Japan的香港音樂會其中一款海報。(圖片來源:音樂一週)
Japan的香港音樂會門票。(圖片來源:音樂一週)
Japan的香港音樂會門票。(圖片來源:音樂一週)
Japan在AC Hall音樂會台下的樂迷。(圖片來源:音樂一週)
Japan在AC Hall音樂會台下的樂迷。(圖片來源:音樂一週)
Culture Club的香港音樂會其中一款海報。(圖片來源:音樂一週)
Culture Club的香港音樂會其中一款海報。(圖片來源:音樂一週)
Culture Club在AC Hall的演出。(圖片來源:Cliff Atkins)
Culture Club在AC Hall的演出。(圖片來源:Cliff Atkins)
Depeche Mode的香港音樂會其中一款海報。(圖片來源:搖擺雙週刊)
Depeche Mode的香港音樂會其中一款海報。(圖片來源:搖擺雙週刊)
Depeche Mode的香港音樂會門票。(圖片來源:阿鼓)
Depeche Mode的香港音樂會門票。(圖片來源:阿鼓)
Robert Plant的香港音樂會海報。(圖片來源:音樂一週)
Robert Plant的香港音樂會海報。(圖片來源:音樂一週)
Robert Plant在AC Hall的演出。(圖片來源:音樂一週)
Robert Plant在AC Hall的演出。(圖片來源:音樂一週)

當年辦外國樂隊的演出 每次場地都有損傷

這幾年在AC Hall引進外國樂隊演出的,可說以《音樂一週》的Happy Sound Ltd、「基素娛樂」、《搖擺雙週刊》的Modern Music Productions作三分天下。其中以《音樂一週》為最多產,上述如Girl、Bow Wow、Logic System、Classix Nouveaux、Japan、Culture Club、Robert Plant等音樂會都是他們的主辦。而那些年在AC Hall舉行的音樂會,即使不是座無虛席,也能達至九成滿座,是歐美音樂在香港的一個黃金年代。

但何以AC Hall到了1984年已開始減少舉行外國搖滾音樂會?他們的「搖滾聖地」姿態只有在那短短的四年間曇花一現,是因為現場觀眾的熱情。

AC Hall是個座位場地,樂迷看得興高采烈,不但會衝出來,而且都會站在椅子上。於是,那少則是弄污了椅子,繼而是站到椅子損壞了;由於椅子是扣在木地板上,所以更甚是連木地板也告破爛。當年辦外國樂隊的演出,幾乎每次場地都有損傷;因此當年即使是全場爆滿,但有不少情況是因為爛椅子爛地板的昂貴賠償費用,而令到主辦要虧損收場。連《搖擺雙週刊》帶來電子流行樂團Depeche Mode的演出,也不能幸免。

到了84年舉辦Robert Plant音樂會時,Sam Jor說雖然AC Hall一向對他們已很仁慈,但起初也不肯租場給他們。「最後找到了一個折衷的方式,是既然我們的觀眾都喜歡衝出來,那就要我們把頭六行的椅子拆掉;當然拆椅子和重裝椅子的人工,也由我們支付。」但在84年之後,AC Hall對任何外國搖滾樂隊的演出都拒諸門外。到了1987年《音樂一週》能在這裡舉辦英國利物浦synth-pop名團OMD(Orchestral Manoeuvres in the Dark)的音樂會,相信是因為他們並不搖滾吧。

從….Huh!?的專場到King Ly Chee被禁

不計主流樂壇上的樂隊,當年能在AC Hall舉辦專場音樂會的本地獨立樂隊,大概只有獨立搖滾名團….Huh!?,他們曾在1994年12月30日於AC Hall舉行了一晚專場音樂會,當晚的錄音在1996年出版成現場演出專輯《Let The Dog Bark》(之前已在1995年發行過一盒同名的四曲VHS影帶)

本地獨立搖滾名團….Huh!?在1994年12月於AC Hall的專場音樂會收錄成現場演出專輯《Let The Dog Bark》(攝影:袁智聰)
本地獨立搖滾名團….Huh!?在1994年12月於AC Hall的專場音樂會收錄成現場演出專輯《Let The Dog Bark》(攝影:袁智聰)

本地「獨立音樂」聲音得以在AC Hall延伸下去,就只有浸大band soc的年度音樂活動。但即使是校內主辦的活動,租用AC Hall又有相當的優惠,但演出也要通過學生事務處審批。如早年Sound Union(當年浸大band soc)的《Annual Performance》找來正聲名鵲起的LMF演出(但仍未大紅),學生事務處審批時查問「什麼是LMF?」,他們隨便說了是歌手「劉民輝」的簡稱而過關。

然而也有本地獨立樂隊在AC Hall出事。比如hardcore名團King Ly Chee「荔枝王」,他們約在2003或04年間應邀在AC Hall參與的一場演出。當日到達場地時,樂隊方知道這個座位場地,當然他們也不想樂迷只有吃著popcorn來看他們的演出。那是King Ly Chee的火熱年代,照例也會吸納了一眾火熱的重型hardcore樂迷。於是,一開始台下的觀眾已放肆地又跳又叫又pit,群情洶湧,嚇得場內的帶位兼保安員冒汗;到了玩到第二首時,有觀眾已在stagedive,而當時的低音結他手Alex也跳了落台,可能是沒有人接到他,因此跌斷了銷骨,救護車隨即而來,音樂會也告腰斬,隨後的Blackwine也無法演出。然後King Ly Chee收到一個消息:是他們已在浸大/AC Hall被禁。

相關文章
03:29
【專訪】Ride:樂隊復合就像與很久沒見的家人團聚般
英國瞪鞋老大哥樂隊Ride在去年夏天出版了樂隊睽違21年的全新專輯《Weather Diaries》,年初又出版了《Tomorrow’s Shore》新EP,訪問中他們說玩奏新歌就像在血管中有新血一樣,這次就專場可以親身聽到Ride演繹新作
告別了無生趣的農曆新年!新春演出全指南
全年最長最無趣的節日之一又來了。今年於新年間舉行的活動似乎特別多,建議各位盡快討夠利是,就直奔街外尋樂。祝各位不負春假。 春季蒐獵:年獸襲來 年初二 3pm-11pm/油麻地永發茶餐廳今時今日,已經沒人相信「年獸會吃人」這些鬼話
04:30
【情人節抄橋?】學這班音樂人去製造浪漫
Jarvis Cocker、Liam Gallagher、Alex Turner、Serge Gainsbourg、Yo La Tengo夫婦,我們希望從以下正面及反面教材中,給你參考如何製造浪漫。
【選擇性失聰】關於HMV:你記得他們在香港曾喚作「音樂無限」?
早年香港HMV有個中文名,喚作「音樂無限」。崇洋又媚外的我,當然覺得這名字是有點多此一舉。然而經過20多年之後,唱片銷售業早已告訴了大家:音樂是有限的。而其logo的狗仔,也由「聽唱機」變成做維園元宵「賣熱狗」...
【專訪Massive Attack 3】避談塗鴉 大談加密貨幣、區塊鏈、AI
當3D提出音樂人應該使用Block Chain從音樂串流服務商中取回主導權的主張時,我開玩笑地說他的下一個巡迴演出或下一張專輯合約應該以Bitcoin 付款,3D突然眼前一亮,對我說:其實我正在設計一個Graffiti Coin!
相關影片
03:09
【場做場有】TTN專訪-序章:不如我們重頭來過?
當時阿和在HA遇上重大難關時,重遇10多年的好友阿正,阿正丟出一句:「不如我們重頭來過!」
08:26
【Scream明不明?】第3集:逆流主音Kit Lo
最詳盡的一集,逆流主音Kit Lo教你從呼吸的基本功學起,練好清聲再加上Scream。
04:07
【場做場有】自定義的場地XXX,大角咀的最後皇帝
乒乓夜、BDSM示範、無數次展覽、無數次樂隊及DJ演出...XXX,可能是活動和觀眾最多元化的香港DIY展演場地。從港島走到九龍,XXX送走了蘭桂坊醉客、每周開燈查酒牌的警察,迎來更多本地知音人,但隨著租約結束,他們決定暫告場地主理人身份。
13:37
【Bakerie專訪】老佛有火 大爺有兄弟
經常陷入火頭,但他們亦四海皆兄弟,開show又爆場。今次要做《老佛爺》,佢哋又幾疊馬?  
04:03
宇宙人的反邏輯
宇宙人談Clockenflap音樂節的體驗,成員的音樂喜好,還有新碟的創作概念,還預告2018在香港的專場音樂會。
耳史
02 02
The Velvet Underground《White Light/White Heat》面世50週年
20 01
【場做場有】藝穗會:曾幾何時見證著香港獨立音樂發展
08 12
【當年今日】37年前, John Lennon 在紐約公寓前遭槍殺身亡
06 12
1984年,Band Aid開創了群星大合唱籌款歌先河
推薦歌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