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跨越的嬗變】有驚無險、被警察干預的詩歌音樂會

「靜默 便跨越了邊境
奔噪 即一次貞守」
     ── 池荒懸〈螟蛾奔噪〉

【詩x音樂】跨越的嬗變音樂會於上周六落幕。五組詩人及獨立音樂單位合作,
浮影交橫的映像下,詩作與音樂互相輝映。以下讓大家回味當日演出:

攝:羅君豪

廖偉棠 x Teenage Riot

廖偉棠〈生死變〉

1

回歸原力之後
你會否惦記塔圖因星的煙塵?
我記掛藍奶、布鞋和襤褸腰囊
這些即使在地球的另一生
我也會自珍的事物。

當銀河系所有光劍熄滅。
在人間這狹窄的船艙,
一連七夜夢見海豚與鹿相愛
醒來時呻吟徹夜的暴雨終於喜樂,
把我從我的軀殼帶走。

2

我不是世界上唯一受苦的人。
哦,秋天,落髮中有一個森林蘇醒,
山毛櫸與木耳都是我的幸福元素,
潛艇橫空,量子穿過晨光,成為性感的僧侶。
白烏鴉猶豫著,離開平壤和紐約。

五十年後你將回來撫摸我的嶙峋山脈,
驚訝於豐盛的江河依舊斜披其間。
當你我手執斷澗與熵
聲言要在每個世紀再死一次。
我不是世界上唯一永生的人。

黃潤宇 x Luther's Sister

黃潤宇〈不要放下一顆石頭〉

不要在乎他沉默的要素
沙與水中你是最遠的雷暴
極光的複製品
沙與水中你被你自己撿起
吹漲,一隻接一隻鳥
在失聲時相見
在高空中拋接。次要的
這血淋淋的哨音——

這石頭上的一枚圖釘
是倒下的野牛古希臘的瞳孔
是秋日一早立於夙夜間的關卡
是兩個行者無法轉彎的
聽覺。山患有重疾

山即將跳過此一夜晚,抵埗
沙與水中你有你重合的臉
你有吊臂,你提起
一個陷阱的重量:
有人假性死亡
有人不幸再生
有人望見你——
馱著安息的月亮,走了

陳子謙 x Jabin Law

陳子謙〈短歌〉

完了麼,這漫長的前奏
當弦線不再臨摹白煙的顫抖
世界就捲入更深的耳蝸

更深的耳鳴,全是耳垢!
清道夫拖著失去魔法的掃帚
口罩爬滿高速鐵路的鐵鏽

是誰剃光少年的頭?
一個個小沙彌抑或少年犯
晨鐘敲成暮鼓,暮鼓敲成石頭

完了麼,這盛大的秋收
博物館展覽著整齊的佛頭
鬧巿徘徊著走失的牛

耳蝸走失了黏糊糊的蝸牛

池荒懸 x tl;dl

池荒懸〈螟蛾奔噪〉
 
一、

沉默在城巿體內
劃出無用的內臟
神與山體浮沉
跌落
又始終飛升
各種新的節慶即將到臨
你們準備好了嗎
煙花濕了
超過一半的悲哀被改編

二、

月亮越改越小
有訊號
不夠光
山上的哨兵遠眺鷹眼
渠蓋下有昇平的天堂
噪音滋養黑花
淺河不乾
流水有道

三、

蝴蝶捨棄顏色
成為新生的螟蛾
繁花錯失姿態
但隨聲音擺動
來自維多利亞港的煙蒂
從深圳河漂來的頭髮
萬物有其匯聚的途徑
於盡頭起點
漂泊
繼續安居

四、

可不可以這樣說
靜默
便跨越了邊境
奔噪
即一次貞守

可不可以這樣說
永夜間
萬物齊高
隧道像湖底
舌頭
剛好是花瓣

五、

劃過鱗片
雨水與炭香
滿城錯落
從一暗處
到另一暗處
哨兵讀經至失明

寓目於冠瓣
黑花曾經
沒骨
乘物
游心
重三又重三
與岸對立
永夜
無垃圾
除了時間

洛楓 x Smoke In Half Note

​洛楓〈地鐵的彼岸花〉

走過彼岸花的月餅廣告
你站在原地不動
我回身和你對立
花葉從此不相連
會不會有一天我們的城市
中秋變成燒衣
雨傘被禁止帶入paid area
自動電梯不能隨意上落
黃線繼續不能超越
老年的關愛座變成少年監獄
車門一旦合上
你我永成隔世

列車駛入冥府
四處築起一卡一卡的墓碑
沒有人面祗有名字
廣播啞了嗓子
人們忘掉自己的聲音
呼吸指定的氣流
狂暴的雨水沖不進來
平穩的車速磨滅了凹凸的騷動
八達通卡死守感應和警報系統
廣告燈箱的框框內
我在彼岸沒有花
你在人群的流動與停頓間
數著消失的拍子
鞋底釘死了腐朽的浮華
我祗好獨自逆著反方的流光
倒退向未來……

2017.10.3

後記:
場地負責人於22:45到場指音樂嘈吵,命令大會把音樂立即關掉。十分鐘後,警察進場關掉panel,導致當晚錄音音檔被損毀,之後的卡式帶展只能用攝影機音檔。最後五分鐘樂隊僅以台上的amp繼續演出,並於23:00完成最後一首歌。

複製卡式帶及展覽

想再感受到【詩x音樂】跨越的嬗變音樂會當天的溫度,大會聯同大南唱片以及Common Room,於12月15日起開放予大眾,將音樂會的餘韻以卡式帶展示,大家可以來到展場以實時形式複製 ,同時感受詩與音樂的溫度。

大家更可以在複製過程中,閱讀展牆上今屆詩節的詩,同時可於指定時間內在Common Room印製並帶走你喜歡的詩,於聽覺、視覺以及觸覺全面感受生活的詩意。

日期:2017年12月15日 - 2018年1月15日
複製卡式帶及展覽地點:大南唱片(九龍深水埗大南街186號地下)
開放時間:2-7pm
印製詩卡地點:Common Room & Co.(九龍深水埗大南街198號地下)
開放時間:11am-630pm (逢周一不開放)

相關文章
【場做場有】藝穗會:曾幾何時見證著香港獨立音樂發展
那些年,要辦較具規模的獨立樂隊音樂會,會選擇有「搖滾聖地」之稱的高山劇場;然而若要容納100名觀眾以下的細規模表演空間,藝穗會的劇場便是個相當合適的地方。
07:07
【班荆道故】滄海遺珠⎯⎯在現代重生的靈魂音樂舊唱片|專欄
有時候我會為生於當代而感到幸運,純粹因為我們能隨心、隨意、隨時地聽音樂。 當代音樂發展了百多年,時間不算長,但極具深度。一種所謂的音樂風格能夠「被成形」,不只是因為某某樂隊或權威樂評「說了就算」,還要有夠多的人因為受到前人的影響及啓發
04:25
前衛多媒體電音節Sónar再來港!首輪陣容出爐
發跡於巴塞隆拿的 Sónar 電子音樂節去年首度飄洋到港,繼上次帶來DJ Shadow、Gilles Peterson、Dave Clarke等重量級音樂演出,《Sónar Hong Kong》將於今年3月17日
05:06
【選擇性失聰】關於同輩樂手的逝世:Dolores O’Riordan
今日我這個專欄,本已構思好寫一篇關於死亡的文章(由英國殿堂級重金屬搖滾樂隊Motörhead的創團成員在近年相繼逝世說起),打算在今早動筆。誰知今朝看到The Cranberries女主將Dolores O'Riordan在在酒店房間猝逝。
04:24
〈夢中人〉原唱者Dolores猝逝 王菲監製憶述:她才華洋溢
王菲經典歌曲〈夢中人〉原唱者、愛爾蘭樂隊 The Cranberries 主唱 Dolores O'Riordan,週一(15日)於倫敦錄音期間,被發現於酒店房間猝死,終年 46 歲。死因暫時不明。 The Cranberri
相關影片
04:07
自定義的場地XXX,大角咀的最後皇帝
乒乓夜、BDSM示範、無數次展覽、無數次樂隊及DJ演出...XXX,可能是活動和觀眾最多元化的香港DIY展演場地。從港島走到九龍,XXX送走了蘭桂坊醉客、每周開燈查酒牌的警察,迎來更多本地知音人,但隨著租約結束,他們決定暫告場地主理人身份。
13:37
【Bakerie專訪】老佛有火 大爺有兄弟
經常陷入火頭,但他們亦四海皆兄弟,開show又爆場。今次要做《老佛爺》,佢哋又幾疊馬?  
04:03
宇宙人的反邏輯
宇宙人談Clockenflap音樂節的體驗,成員的音樂喜好,還有新碟的創作概念,還預告2018在香港的專場音樂會。
02:03
在Clockenflap與Kid Ink的IG一席談
洛杉磯饒舌藝人/製作人Kid Ink上月來到Clockenflap音樂節演出,在他演出的前夕,我們掃視了他的Instagram帖子,談談當中說到年青rapper Lil Peep的死、本地hip hop文化和他與眾多音樂人同場的The Po
32:41
【重型音樂深度對談】秋紅 鐵樹蘭 逆流 Maniac 主音集結
為何要叫「重型音樂」?四位玩了這麽多年,風格、場地、樂迷成個圈有什麼改變?
耳聞
17 01
前衛多媒體電音節Sónar再來港!首輪陣容出爐
16 01
〈夢中人〉原唱者Dolores猝逝 王菲監製憶述:她才華洋溢
14 01
《The End of the F***ing World》播到末日的一首歌
08 01
David Bowie 71歲生忌 〈Let's Dance〉demo版送樂迷
推薦歌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