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界限佳話(3)】從花墟走到大南街|專欄
  • 【界限佳話】由2017年起開始寫嘅日常紀錄,由於作者早期執筆場所主要位於太子界限街嘅本地酒吧bound故命名為《界限佳話》以茲紀念,內容具非線性連續性,或多或少關音樂事。

2016年的八月已經是五個月以前的事。

「人有煩惱係因為記性太好。」

對於黃藥師這個虛構人物的這句對白,正處於失戀初期的我完全舉腳贊成:身邊所有事物都在爭相跟你耳語,想要提醒你這些那些恨不得儘早丟失的回憶。譬如說,今天用膳的茶餐廳桌上插著一株多餘的膠花,默默訴說起你大半年前和她在花墟亂逛一通的往事,那個下午你們沒有買到想要的捕蠅草,她卻在旺角大球場外撿了一束白色小花回家,把它插秧在睡房裡唯一一只沒壞掉的窗邊(想到這你又記起了剛搬進來美星樓時,她和你一起拖地掃塵抹窗丟垃圾桶 - 在那天以前你還以為她是那種嫌骯髒怕麻煩不作家務的女孩子 - 於是當下你又多愛她了一點,現在的痛苦也隨之增加了一點),由得它被時日曬得發黃乾硬,倒也維持著當初的形狀。

那些日子房間裡還沒有裝上窗簾,你們毫不在意的在對面那排大廈的住戶舞蹈教室拳館等數百人面前,日復日的聽歌刷牙看書摺衫執房撚貓賴床打鬧,夜復夜的做愛撫摸磨擦身體吵架和好抽大麻跳舞除衫緊緊擁抱入睡。你忽然想知道,在那上百戶人家當中,會不會有人掛念你們站立做愛的模樣,會不會有人好奇你們的名字,會不會有人察覺你們分手了,會不會有人記得,那株曾經插在窗邊的白色乾花。 

只不知它現在怎麼了?

兩星期前開始代替你繼續交租居住的阿Lay會否已經把它丟掉,抑或由得它與那張 Motorama 的《She Is There》七吋黑膠安然共處於唱片架上?在分手前兩天,阿周在我太子的住處過了一晚夜,說我把這兒搞得挺有一個「竇」的感覺。一切都發生得太快。

剛過去的星期天,我打算到大南街的 common room & co. 給人畫一下自己的樣子,那兒搞了個日本顔繪師山内庸資的展覽,而朋友粒妹在那邊做現場顔繪的活動。我在太子站下車後,先走到 Bound 放下一些想要賣掉的唱片,沒想到剛踏進店門便瞧見了... 

「Erika!」

面前是一位很久很久沒見的女性朋友。我隔著圓桌想要跟她擁抱一下,但右肩上的側孭袋讓我不能把身子靠前,於是只好尷尬地順勢拍拍Erika的膊頭。I've got to give you a hug,她如此說道,站起身子跨過來,給了我一個結結實實的擁抱,像2015年底,我們在蘭桂芳的 Pete Dorherty 獨唱會門外擁抱一樣,說起來那就是我們最後一次見面了。

Erika 是一位來自意大利的鬼妹,因為曾跟我以前待過的樂隊九龍沙律(Kowloon Salad)做了個網上訪問而認識。由於Ceci太愛妒而且會主動挑釁身邊的女性朋友的關係,而Erika正是她最早的假想敵之一, 想安安靜靜過活的我和她大概有一年時間沒有說上話了,說起來某天想要找回她最後一次傳來的短訊重看時,才發現那些訊息不知被誰清空了,是夢遊的自己?是多管閒事的朱伯格?還是Ceci? 現在都沒差了。其實如此也好,我覺得whatsapp呀、messenger呀、LINE呀這些即時通訊的軟件對我這種本來就記性不差的人是種折磨,說過的一字一句全部紀錄在案,每重看一遍又更加深刻,而我們說過的蠢話往往比好話多。你會想念那些需要定時定候刪除SMS以清空容量,要不然手機接收不了新訊息的日子嗎?我們總會挑選幾個有紀念價值的訊息保存下來,過去因而變得善良美好。

後來這種手機都給淘汰,那些時代久遠的對話卻成了擱淺的貝殻,和深綠色的玻璃酒樽,沖刷不掉。

我跟Erika 解釋了失聯的原委並且道歉,她欣然接受,然後拿新買的玩具替我拍了張寶麗萊照片,在閒聊之間得知她現在在深圳工作和生活,每逢假期就沒命的跑來香港解愁 。我也想要解愁,但現在又能跑去哪呢?

終於走到 common room & co. 時,粒妹還在繪畫另一位女生,示意我再等一會就會。拉著在這裡開書店的阿哲閒聊起來(Common room & co.,簡稱CRC,給我感覺有點麻煩,阿哲是一家獨立書店Book B的主理人,我們先知道這些就ok了),而我除了失戀又有什麼好說呢?在聽見我一輪嘴的說了許多Ceci殘留給我的煩惱後,他從書櫃中抽出了一本《愛的藝術》給我,看見我面帶困惑的端詳著作者弗洛姆的封面大頭照,便補充說:本書個名係特登改到咁俗㗎,裡面講嘅係另一啲嘢。

我把書本放進外套的內袋,靜靜的捲起煙來。 

- 待續 -

圖片來源:作者IG @legendarygirlfriend
圖片來源:作者IG @legendarygirlfriend

關於靖詒:

長期中意聽 Yo La Tengo // Galaxie 500 // Pavement // The Flaming Lips // Neutral Milk Hotel // Lou Reed // The Radio Dept. // 粉紅A 

相關文章
04:13
再世華荷:The Dandy Warhols專訪
20多年前,我認識到The Dandy Warhols這隊來自美國俄勒岡州波特蘭獨立搖滾樂隊,對於他們那個幽了已故普普藝術大師Andy Warhol一默的樂隊名字,我發出了會心微笑。也許就是因為這個玩味的樂隊名字,抑或他們早年的唱片封面看來
04:49
【界限佳話4】她說過要帶我到柏林的咖啡館抽大麻
//我和她之間的那“Something”,大概就是Hope Sandoval跟Kurt Vile合唱的〈Let Me Get There〉吧…的確,她有說過要帶我到柏林的咖啡館抽大麻;我也說過我們可以一起看《花樣年華》... //
03:44
我們不是工作狂,更喜歡在睡房錄音——專訪俄羅斯後崩團Motorama
「專業人士和昂貴設備不是我們的作風吧,我們不需要。」
03:22
專訪丹麥樂隊Mew:二元不對立
談起丹麥國寶級搖滾樂隊Mew,我們都曾被《Frengers》驚豔,視〈Comforting Sounds〉為心靈雞湯,並從中吸取一絲北歐靈氣。20年的歷練,他們早就走出發源地哥本哈根,或許成了走得最遠的丹麥樂隊,才會在《+ -》巡演期間靈感
給band友的「Tinder」:Bandwidth幫你搵人夾band
未知各位音樂人,平時如何尋找志同道合的伙伴一起夾band jam歌?求助於Facebook大神?在討論區大海撈針?科技發展一日千里,正當Tinder打造新一代交友app規則,現在也出現專攻音樂創作人的交(band)友軟件—&md
相關影片
06:02
黃靖教壞大學生〈我穿過青春〉變壞真心話
黃靖同成班有份參與眾籌企劃的大學生,玩Truth or Dare,講酒講性講。
07:43
【《國歌法》前的黨歌】米奇老味神奇屋訪問 part2
《國歌法》後將會被禁的訪問。
04:06
【自由約】古典樂手夾新青年理髮廳: 最想要有份譜?
新青年理髮廳被龔志成要求他們在《自由約》「玩大」點,文青團玩古典會變成點?
04:07
【自由約】In One Stroke x 韓梅 舞者變歌者 與爵士樂手一拍即合
本地爵士樂四重奏樂團 In One Stroke,團名啟發自一種以「一筆」表達的繪畫方式,去表達其演奏從開始到完成都以活在當下的即興方式演釋。年初他們在《自由約》與當代舞者韓梅的合演,似乎能動用最多「一」去形容:從收到《自由約》演出邀請即「
00:00
【聽歌又聽talk】八月musiK11 - 最理想的獨立音樂圈
八月份的musiK11不但會有 Graphicker 和 PHOON 的演出,還有《文藝復興基金會》的總幹事柴子文及青年幹事Serrini,分享文藝復興基金會的理念,如何透過不同項目連結獨立音樂圈。
專欄
17 09
【界限佳話4】她說過要帶我到柏林的咖啡館抽大麻
04 09
【班荆道故】Lightnin' Hopkins 與他嘮嘮叨叨的藍調
03 09
【界限佳話(2)】京葉線上,我想起了那個在迪士尼嗑了LSD的雨天
31 08
【靖聽音樂】香港有沒有結他英雄? | 專欄
推薦歌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