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DIIV主腦Zachary Cole Smith:我只能寫我不完美的人生

以 Zachary Cole Smith 為主腦的美國 Brooklyn 樂隊 DIIV,將於周末展開亞洲巡演,作為去年因「健康告急」而把歐洲巡演腰斬後的首次遠行,出門前夕,Cole 回到曼哈頓家中小休幾天。這晚坐在家庭車泊滿的小區路旁,他邊抽煙邊作視像通話,「對於巡演我很興奮,但該期待些甚麼……我真的不知道。」

訪問前數天,他剪走了標誌性的及肩金髮,黑髮使他看來不那麼吊兒郎當,與 32 歲的年齡比較相符。七年前他離開 Beach Fossils 鼓手位置,另組不久便成為當紅新貴的 DIIV,首作《Oshin》讓人驚豔,既具備 krautrock 和 post-punk 的機械韻律,也繼承了瞪鞋和 dream-pop 的朦朧美學,再發表《Is The Is Are》,則是四年後的事。

名氣愈來愈大,負面新聞亦隨之而來。低音結他手 Devin Ruben Perez 因反 LGBT 言論惹來抨擊,前鼓手 Colby Hewitt 因濫藥問題離團,這都尚算小菜一碟,Cole 斷斷續續的毒癮才是目光所在。四年前的9月黑色星期五,他與前女友兼歌手 Sky Ferreira 因持有海洛英被捕,前者後來進過勒戒所,但無功而還。

作為樂隊靈魂人物,他的健康狀況自然操縱 DIIV 的走向。正如說到他時總要被提起的 Kurt Cobain ,與毒癮糾纏有時給人創作靈感:叫好叫座的〈Dopamine〉描繪被海洛英馴服,〈Dust〉自稱要在一片白光中窒息於過量注射,還有〈Take Your Time〉是對心癮的一席安慰,更多時候卻令他憂慮、抑鬱、內疚、在表演台上崩潰。

今年2月,他再進入戒毒中心,辦理手續時他在社交平台發帖,「是時候完結這場對我自己、以及所有人開的玩笑了。」

Cole 形容,「維持了半年的清醒狀態至今,這趟經歷改變了我的所有,我在心靈層面上能更深切地感受音樂。」他曾在《Billboard》訪問談到,在戒毒中心如何渡過第一個月:沒電話、沒網絡,除了吃喝拉睡和失眠,只有一部MP3播放器伴他抵抗毒癮,沒日沒夜地聽音樂成為唯一的消遣。

這半年的 sober 日子,他發表了好幾首翻唱作品:唱得像已吞槍離世的 Sparklehorse 主腦 Mark Linkous 一樣脆弱易碎的〈Cow〉;他形容「像說書人一樣的」 lo-fi 男聲 (Sandy) Alex G〈Icehead〉,也是同一調子的黯然神傷;前幾天還在表演台上演繹了 Girls 的〈Summertime〉,「從墓碑上掃走我名字上的灰塵,選雙鞋子出門,和你吸收夏日暖陽」,死而復生的夏日奇事,不知是否演唱者的寫照。

音樂中的憤怒最近也讓他著迷,「就是最純粹的憤怒,我對憤怒這回事思前想後,想把它表達、消化、處理。最近我在聽 The Smashing Pumpkins 的《Mellon Collie and the Infinite Sadness》,那實在是張怒氣沖天的專輯。」

曾言道 DIIV 正嘗試延長結他音樂的生命,也形容過下張專輯會來得更灰暗,再問他近來的創作狀態如何,「不存在的音樂實在難說,但現在我和音樂的關係更真實、更親密。至於 DIIV 和結他音樂...後者存在很久了,很多前人做了很多出色東西,要繼續是困難的,我想做的是盡可能把它們簡化,有簡單的結他旋律,總之聽起來夠好。要把結他生命延長似乎是言之尚早了。」

Cole 說,當音樂人最美妙的是,能隨時間在每張唱片之間成長。「我的人生不完美,但我想我是那種,只能在歌中寫自己人生的人。」若說 DIIV 要延長結他音樂的生命,首要條件或許是 Cole 要延長他的生命,拿〈Dopamine〉的歌詞再問問自己吧,Would you give your 34th year for a glimpse of heaven, now and here?

DIIV Live In Hong Kong

日期:14-09-2017
時間:20:00 - 23:00
地點:KITEC Music Zone @ E-Max

相關文章
04:13
再世華荷:The Dandy Warhols專訪
20多年前,我認識到The Dandy Warhols這隊來自美國俄勒岡州波特蘭獨立搖滾樂隊,對於他們那個幽了已故普普藝術大師Andy Warhol一默的樂隊名字,我發出了會心微笑。也許就是因為這個玩味的樂隊名字,抑或他們早年的唱片封面看來
04:49
【界限佳話4】她說過要帶我到柏林的咖啡館抽大麻
//我和她之間的那“Something”,大概就是Hope Sandoval跟Kurt Vile合唱的〈Let Me Get There〉吧…的確,她有說過要帶我到柏林的咖啡館抽大麻;我也說過我們可以一起看《花樣年華》... //
03:44
我們不是工作狂,更喜歡在睡房錄音——專訪俄羅斯後崩團Motorama
「專業人士和昂貴設備不是我們的作風吧,我們不需要。」
03:22
專訪丹麥樂隊Mew:二元不對立
談起丹麥國寶級搖滾樂隊Mew,我們都曾被《Frengers》驚豔,視〈Comforting Sounds〉為心靈雞湯,並從中吸取一絲北歐靈氣。20年的歷練,他們早就走出發源地哥本哈根,或許成了走得最遠的丹麥樂隊,才會在《+ -》巡演期間靈感
給band友的「Tinder」:Bandwidth幫你搵人夾band
未知各位音樂人,平時如何尋找志同道合的伙伴一起夾band jam歌?求助於Facebook大神?在討論區大海撈針?科技發展一日千里,正當Tinder打造新一代交友app規則,現在也出現專攻音樂創作人的交(band)友軟件—&md
相關影片
06:02
黃靖教壞大學生〈我穿過青春〉變壞真心話
黃靖同成班有份參與眾籌企劃的大學生,玩Truth or Dare,講酒講性講。
07:43
【《國歌法》前的黨歌】米奇老味神奇屋訪問 part2
《國歌法》後將會被禁的訪問。
04:06
【自由約】古典樂手夾新青年理髮廳: 最想要有份譜?
新青年理髮廳被龔志成要求他們在《自由約》「玩大」點,文青團玩古典會變成點?
04:07
【自由約】In One Stroke x 韓梅 舞者變歌者 與爵士樂手一拍即合
本地爵士樂四重奏樂團 In One Stroke,團名啟發自一種以「一筆」表達的繪畫方式,去表達其演奏從開始到完成都以活在當下的即興方式演釋。年初他們在《自由約》與當代舞者韓梅的合演,似乎能動用最多「一」去形容:從收到《自由約》演出邀請即「
00:00
【聽歌又聽talk】八月musiK11 - 最理想的獨立音樂圈
八月份的musiK11不但會有 Graphicker 和 PHOON 的演出,還有《文藝復興基金會》的總幹事柴子文及青年幹事Serrini,分享文藝復興基金會的理念,如何透過不同項目連結獨立音樂圈。
耳渦
20 09
再世華荷:The Dandy Warhols專訪
16 09
我們不是工作狂,更喜歡在睡房錄音——專訪俄羅斯後崩團Motorama
14 09
專訪丹麥樂隊Mew:二元不對立
28 08
【感傷唱片行】創辦人游璨賓 從卡式帶中尋找成長回憶
推薦歌單